掐蚂蚱菜

2020-07-30 16:32 | 作者:江北乔木 | 散文吧_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公司_网络真人赌博大全_澳门网投官网网址首发

暮春时节,又闻着鲜亮的蚂蚱菜味了。昨天,老家发小给我送来一大兜刚掐的蚂蚱菜,还没来得及做,今天又给送来了一大兜才包的蚂蚱菜包子。闻着蚂蚱菜香,那是野菜独特的鲜香,吃着头茬蚂蚱菜包子,啊呦,那个鲜呀,这是久违了的味道,我吃了一个半大包子,唇齿留香,那种亲切自然的味道立马涌上心头,勾起了我对蚂蚱菜的无限遐想,便想写一写蚂蚱菜了。

蚂蚱菜,是一种野菜,长得酷似马齿笕,因而许多人把它误认为是马齿笕,并还在微信里配发上了马齿笕的照片,这是一种误导。这对两种野菜都有点不公,科学的较真的态度是,对于任何事物,懂就懂,不懂不要装懂,这样对人是一种误导,对野菜是一种侵誉。也有些地方不失大体地叫它:山蚂蚱菜,我们这里一直叫它:蚂蚱菜。

蚂蚱菜的学名很少有人知道,我也是请教了当地的老师才知道的,它的学名叫:山苜楂,是一种霞草,主要生长在我国北方地区,南方很少见。蚂蚱菜,是不用栽培、不用花钱买的天然菜蔬,绿色食品。

我的家乡在山东省著名风景区大泽山南麓,每到春天,生长的野菜遍地都是。每到暮春时节,别的野菜要下市了,这时候的蚂蚱菜就“上岗”了,成了暮春时节明星,野菜里的主角。尤其是在一个叫沙子涧的地方尤多,一棵棵、一簇簇、一堆堆,许多还挤挤挨挨的,特别招人喜欢。成了过去饥饿年代人们填饱肚子的菜蔬,也成了时下人们餐桌上的一道天然美味。

蚂蚱菜的采摘方式与别的野菜不同,要用手掐。一来,大概要保持它繁衍生息的机会,要像一句歌词那样“把根留住”,挖断根很难长出来,不能凭一时口腹痛快而把它挖断根;二来,可能因蚂蚱菜到处都是,长势很快,靠根长出来的都老了,光掐嫩的吃都吃不完。所以,人们一辈辈传下来的采摘蚂蚱菜的方式都是掐蚂蚱菜。只掐蚂蚱菜的嫩尖儿,用手一掐就断了,手感还特别好,手指染绿,手留余香。

我与蚂蚱菜打交道很多、很多,常常与蚂蚱菜亲密接触。儿时常和小伙伴们一起漫山遍野地去掐蚂蚱菜,这是蚂蚱菜向我们发出了邀请,我和小伙伴们便欣然前往,到处留下了儿时的足迹,到处都有儿时手掐蚂蚱菜的景象。那段时光永远难忘。

那时常见一群少年,挎着篮子,嘻嘻哈哈,漫无目的,悠哉游哉,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儿时的歌声在荡漾,这就是去掐蚂蚱菜;到了有蚂蚱菜的地方,一看那绿油油、肥嘟嘟的蚂蚱菜都热情高涨,立时都四散开,每人一隅,弯腰翘臀,亦步亦趋,迅即腾挪,掐个不停,那是蚂蚱菜在召唤着,成了乡村里一道道靓丽的风景,还是图画,那么自然亲切,多么灵动自然,人人都在勾画着这灵动的画卷,人人又是那画中人。很快就掐满了篮子,志得意满;返回的路上,一个个篮子上尖,掐了满篮子的蚂蚱菜,都很有成就感,一路哼着那没有调门的歌,即便胳膊弯处被篮子把压出了道道褶痕,也无悔无怨。那群少年里其中有我。

儿时掐蚂蚱菜还留下几多乐趣。那时乡村里没有别的娱乐设施,掐蚂蚱菜倒成了星期天、放学后的一大趣事。暮春时节的梨花、杏花、桃花都次第开放,绿树成荫,小草茁壮,看看奇花异草,沁人心脾,鼻闻芳香,大雁当空舞,山鸡伴歌唱,偶遇野兔、獾类奇遇,那是儿时的向往和说不尽、道不完的乐章。

那时掐回蚂蚱菜来,母亲有时用它和玉米面包面子包,有时用少量的面粉包包子,包水饺,那个年代因白面紧张,还是吃蚂蚱菜包子、饺子的时候少,时代使然。不过,当时吃着蚂蚱菜的面子包就很鲜美,母亲把蚂蚱菜的清香,调上了韭菜香、肉香、油香,感到格外好吃,那是母亲的味道。现在时代不同了,变着花样做,而我却始终觉得不如当年母亲做的蚂蚱菜包子、面子包的味道。

说起掐蚂蚱菜来,还有许多故事。因我们这里生长着的蚂蚱菜很多,周遭村子的老婆孩子常来掐蚂蚱菜,被村子里的民兵看到,民兵为了维护村子利益,就去追撵他们,民兵追,他们就跑,有的追着、撵着,便没有影了,有的追上了,把掐的蚂蚱菜倒了,把篮子扣下,押送到了村委办公室,村干部一问都是南庄北疃的,也没什么大事,就放了。不过,对民兵的敬业精神还是提出表扬,否则,他们就不会这么认真地去干了。过后还是照常,民兵们撵着外村的老婆孩子到处跑,就是这样的一追一跑,也成了当年乡村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

现如今,城里人也开始返璞归真,觉得没有农药、化肥的野菜最养人,并说蚂蚱菜不仅滋味鲜美,还能利尿、清热解毒、消除肝火、减少咽喉肿痛等,是一种养生的野菜;城里的菜贩子到了现在这个时节,也开始抬高价格收蚂蚱菜。于是乎,城里人便三三两两地开着车、带着包到乡村掐蚂蚱菜,成了从城市到乡村掐蚂蚱菜的时尚和风景。有的还带着铲、小镢头去挖蚂蚱菜,见一棵挖一棵,这就大煞了风景。殊不知,这一铲下去,蚂蚱菜将会断根,一铲一铲地下去,蚂蚱菜将会越来越少,最终绝迹。

人们对美好事物总是向往的,对有意义、有意思的往事总是留下美好回忆的,譬如蚂蚱菜。奉劝那些带着铲、小镢头去挖蚂蚱菜的人们,也带着点善意,给人们留下点想头,要铲下、镢下留情,不要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满足自己的私囊而葬送了蚂蚱菜的生命,跟人们学着掐蚂蚱菜吧!

掐蚂蚱菜,是儿时的乐趣,也是现在美好的回忆。蚂蚱菜里有野菜的鲜香,有历历往事,更有缕缕乡愁萦绕心头……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