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

2013-07-24 13:15 | 作者:月上柳梢 | 散文吧_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公司_网络真人赌博大全_澳门网投官网网址首发

对于人生,蓝天曾充满了幻想:事业,爱情,婚姻······,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回想自己走过的四十年,蓝天觉得自己根本不曾拥有甚么可称之为事业的东西,自己就像一片秋天的落叶,随着政策的风云随处飘荡,下岗,下岗······一次次的丧失了劳动的权利,最后不得不在丈夫的单位谋了一份闲差.至于爱情那个东西,更是不曾碰触,有过一次一厢情愿的初恋,回头看时却觉得万分可笑,就那麽草草地,在别人的撮合下走进了婚姻的围城直至现在,所幸她有一个乖巧的女儿为伴.然而,这温馨的日子如今也走到了尽头:女儿考进了一所名校,开始了自己的独自飞翔。

夕阳从窗外悄悄地挪了进来,蓝天枯坐在偌大客厅,腿上盖了一方橘黄色的小被子,目光空洞的盯着墙上的大电视,某名星正搔首弄姿的做着矿泉水的广告。好多日子,蓝天就这样度过:不会跳舞,不会打牌,少数的几个朋友也都一样,因为在她所受的教育中这都是不务正业的表现。丈夫很忙,很少在家吃饭,即使不忙也不急着回家,他有自己的娱乐活动,他永远也不会顾及蓝天的感受。蓝天曾不止一次反问自己:自己活着究竟有什麽价值?她深深的知道:终究有一天自己对孩子也会变得不那么重要。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丈夫还没回来。蓝天拿起手机准备给丈夫打个电话却发现有几条短信,是班上的一个男同事发的,蓝天没有打开,默默地按下删除,她清楚短信的内容。虽然她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很不满意,但她还没有打破这种生活的勇气,另一方面她怀疑这个男同事的动机,再说他也不是自己欣赏的那种男人---蓝天一直怀疑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自己喜欢的那种男人。她拨通了丈夫的电话,传来了麻将的哗哗声,她无可奈何的独自躺进了被窝,眼泪不由的流了出来。

凌晨一点,丈夫重重的开门声将蓝天从梦中惊醒,接着他便钻进蓝天被窝,浓浓的烟臭味呛得蓝天连连咳嗽.不一会,丈夫便酣然入梦蓝天却难以入睡,这就是相伴了二十年之久的丈夫,她不清楚自己到底爱不爱他,总之他们的生活里没有体贴没有关爱没有呵护没有浪漫,仅有的令许多女人艳慕不已的就是丈夫的工资会如数的交到她的手上而且大小事情都是蓝天说了算。“是自己要求太高”?蓝天也不停地反问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便将自己的热情打在窗上,蓝天把丈夫从床上揪起,匆匆地洗涑完毕,在温暖的秋阳里去上班,虽然挣不了几个钱,但蓝天还是怀着极大的热情,因为这是她唯一可做的事情---早上开个例会,顺便和大家聊聊天,消解一些生活的寂寞。

公司的楼下有一排非常高大梧桐,远远就看见那个发短信的男同事站在树下张望。蓝天装作没有看见,轻轻地一加油门,便开进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然后和老公很亲热的走了出来。

开完例会,发短信男同事问蓝天:“有空吗?我想和你聊聊。”

蓝天一怔,随即回答:“对不起,我还有事。”就迅速逃出公司。

秋天的阳光是如此的可爱,淡淡的金色温暖地包围着整个世界。蓝天没有开车,漫步在林荫道上,低领的紫色羊绒韩版秋裙,枣红色的裙式风衣,黑色的长筒靴,柔顺的长发,雪白的肌肤,弯弯的眉毛,黑黑的大眼睛,这一切都说明蓝天使一个养尊处优的优雅女人,没有人知道她的空虚和寂寞。

秋韵园是一个幽静的公园,蓝天喜欢独自在白色鹅卵石的小径上漫步,体会曲径通幽的感觉。秋天的菊花在阳光下尽情绽放,而最撩人的依然是那灿烂的黄色。蓝天不由得想起《西厢记》里的词:“碧云天,黄花地,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蓝天深深知道,所有的歌颂爱情的作品,都是女人对完美爱情的一种想象,但这些作品大部分都是男人杜撰的。男人都是话语的巨人,行为的矮子,他们用这些充满幻想的作品麻痹女人,欺骗女人,使女人倍受伤害。于是,世界上便多了王宝钏,张莺莺,便多了“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的诗句。是女人的弱智,还是男人的虚伪?但无可辩驳的是:几乎全世界的女人都在做着同一个关于爱情的梦,殊不知男人的爱情都是昙花一现。

“您好!大姐 。帮个忙好吗?”蓝天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听到有人问话不禁一怔。回神一看,原来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小伙正腼腆的盯着她,手里拿着一副秋菊的写生画。

“哦!对不起,挡着你了。”

“不是的大姐,我想为您画一幅画,您看行吗?”小伙恳切的看着她。

“得多长时间?”看着小伙子目光恳切,蓝天不忍直接拒绝。

“最多半小时。麻烦您站到菊花丛中。”

蓝天无可奈何地站到那金黄的菊花中。看着小伙子,蓝天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女儿上官燕,一样的健康,一样的充满青春活力。

半小时后,一幅素描画好了。画面上蓝天侧着身子,目光若有所思,长长的头发像瀑布一样从微微后倾的背上奔泻而下。

蓝天本能地掏出钱包,小伙脸红了:“大姐,我不卖画。我是看您气质好,所以想给您画画。我是美院的学生,我叫陈飞扬,我准备参加鸿雁杯美术大赛,正愁找不到题材。”

“那可不行,我不行的,用我做题材只会让你失败。”

“我觉着挺好!您的气质是那么优雅。”

“哦!我觉得还是不行”蓝天底气不足的说。其实在蓝天的心里,她根本不想自己的画像到处悬挂,甚至变成商品。

“是这,大姐,我用一周的时间将这幅画画成油画,请您过目,如果到时候您还觉着不行,我就听您的。好吗?”小伙子恳切地说。

“那好吧!”蓝天很懊恼的答应了。

“那咱下周五见,还是这个地方”。小伙爽朗地说。

回到家里,蓝天心里充满了后悔和自责。她觉得自己真是没事找事,怎么就无缘无故的给人家做了模特。她想找人说说,但丈夫没在家。她拨通丈夫的电话。

“蓝天,我在陪领导打牌。有事回家说。”丈夫急急地挂了电话。

在城市的另一头,有一家很著名的夜店---夜来香。一到晚上,这里便是灯火辉煌,车如流水,男人如潮,找个停车位是很难的,很多人都是将车停在隔街,然后步行过去。这家夜店最著名的是储了很多绝色的应招女郎,其中有很多的异国女子,这让很多的男人趋之若鹜。白天他们都道貌岸然,一到晚上就撕去了伪装,有的男人在家扣扣瑟瑟,在这里却挥金如土;有的可能一辈子都没给自己的妻子送过鲜花,但在这里他们也会厚着脸皮,手捧鲜花,单腿下跪给那些欢场女子。他们不在乎这些女子曾和多少人上过床,也不去想她们是否有传染病的潜在危机,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老婆是否忠贞,在乎的是老婆为自己生儿还是生女?他们希望除了自己的老婆而外,全天下的女人都是荡妇。他们就像一群蜜蜂,从这朵飞到另一朵,永不停息的进行着他们甜蜜的事业。

上官石,也就是蓝天的老公,今年四十有五,高大魁梧,仪表堂堂,虽然受过很好的教育,虽然是一家公司的高管,虽然有很好的老婆,有可以谈婚论嫁的女儿,依然没能逃过动物性的驱使,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踏进了夜来香的大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蓝天呢?她虽然弄不清自己不温不火的日子中是否有爱情的成分,但她永远都不可能将自己的老公和夜来香联系在一起。当有人拿她老公开玩笑时,她总是自信满满的说:谁能倒贴最好。殊不知事情正如她所言,她老公被别人看中并供养,这个看中她老公的人正是夜来香的头牌小姐任金福。

每天下班后,上官石并不急着回家,而是在办公室挨到八九点钟,做出加班的样子,这一方面是为了应付蓝天的突然来袭,另一方面是避免回家后不好出来。十点钟以后他会借着夜色从夜来香的后门偷偷地进入任金福的房间打情骂俏听她唱歌,陪她喝酒,甚至在夜色中拉着她兜风。而任金福,一个从十六岁就在欢场里打滚的女子,竟然会死心塌地爱上了上官石,她将自己多年的积蓄交给上官石供他挥霍,并私下为上官石购得一处别墅,幻想有一天能嫁与他为妻。而上官石呢?他一方面留恋任金福的美色与放荡,另一方面放不下蓝天的秀丽端庄,还有他的名誉和地位,他深深懂得,既就是在很开放的西方出了这种事也叫丑闻。再说,如果真的东窗事发,他最无法面对的还是自己的女儿。他有时也自责,觉得自己很无耻,很下流,无论是对蓝天还是任金福,他都怀有深深的歉意,特别是涉世未深的女儿,自己一直想为女儿做一个榜样,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无颜面女儿,他不知道事情发展到最后将怎样收场,但他欲罢不能。

过去的一周,蓝天过的很不舒服,画像的事情如影随形在大脑中不停缠绕纠结,她在想尽一切办法让陈飞扬对画像做出放弃,而上官石每次回来总是蒙头大睡,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她甚至从网上征询了女儿的意见,女儿却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蓝天还是觉得不是很好,她还是很想拒绝,于是决定如约而往。

今天秋风渐起,蓝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羊绒高领套头衫,一条黑色的甩裤,,黑色的酒盅跟皮靴,外罩一件米色的休闲款风衣。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扬。

陈飞扬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显得和他的稚嫩极不相称。看到蓝天飘飘而至,他有些发怔,局促而语无伦次:“大姐,我,我·····”

“东西呢?”蓝天问。

“画像太大了,我无法将他带来,我带你到我的画室去看看”尘飞扬定定神说道。

“这·····”蓝天有些迟疑。

“没事的大姐,我的画室就在飞凤园”

飞凤园是馨城最有名园林式别墅,是有名的富人区,能住在那里的都是社会名流达官显贵。

出了秋韵园,蓝天正要坐进自己的小奇瑞里,陈飞扬却拦住了她:“大姐,你的车根本进不去,还是坐我的车”。

蓝天一怔,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严重的挫伤。

“既然这样,我就明确告诉你,我不同意我的画像参展,否则我会告你。”蓝田生气的说。

“别呀,大姐!我找一个好题材不容易。我爸都说挺好的,而且我爸觉着你挺眼熟,说不上你们还是熟人呢。”陈飞扬垂头丧气地说。

看着陈飞扬可怜巴巴的样子,蓝天就心软了。就这样,蓝天上了陈飞扬的奔驰,不一会便来到飞凤园。虽说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四十年,蓝天却从来过飞凤园。这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园林,园林的四周是汉白玉雕刻的栏杆,而每两节栏杆中间都由一个汉白玉雕的大眼晴男童连接,男童微笑着,两只手一左一右抱着两根栏杆,左脚朝后抬起,做奔跑状。园门也是汉白玉雕成的拱形。园里面是假山池沼,亭台轩榭······应有尽有。在林木中,一栋栋白色别墅掩映其中,而每栋别墅门前都有大面积的品种优良的菊花和月季花,白色的卵石路也逶迤而去。

汽车在一栋三层别墅前停下,陈飞扬迫不及待的冲下车去,摁响门铃:“爸,来客人啦!”

一个中年男人从豪华的门里走了出来。隔着车窗看去,蓝天觉着有些面熟,她连忙从车上下来。

“大姐,这是我爸爸。”

“哦!您好!”

“您是蓝天吧?”

“您是···”?蓝天迟疑了一下,她在大脑中努力搜寻着这个人的影子。

“我是陈雅棠啊!”中年人兴奋地说。

“小飞,你的画还是有差距的。你看你阿姨本人更漂亮”。

“您俩认识?”陈飞扬有一些失落。

“我和你阿姨是初中时同学,我比她高两届,但我们俩在同一个兴趣小组呆过,我们那时男女生不说话,但你阿姨多才多艺,很多人都记得住她。”陈雅棠高兴的给儿子介绍道。

“我想起来了,你那时就办过一个素描画展,我还去看过。但你现在是事业有成,我却是碌碌无为。”蓝天不禁有些伤感。

“你当时不是在写作方面很有天分,怎么不坚持?”

“社会发展像火箭一样快,我真的不知该写什麽?有时写了,又觉着自己很肤浅。”蓝天苦笑着。

“咱进去说,不能老站在门口呀!”陈雅棠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走进陈雅棠的家,蓝天越发觉着局促,她甚至觉着无法下脚。在这个豪华的大客厅中,满满的铺着以天蓝色为主调的羊绒地毯。四周的墙壁挂着几幅很很好的国画。

“小飞,你陪阿姨坐。我去楼上拿一点好东西。”陈雅棠神秘的扮了个鬼脸上了楼。

“我还是想叫你大姐。”陈飞扬若有所思地说。“你是那么年青。”

“傻孩子,无论如何你都得叫我阿姨。”蓝天伸出手来抚了一下陈飞扬的头“因为我是你爸爸的同学”。

“要是我不带你回家多好。”陈飞扬叹了口气。

“即使不认识你爸爸,你也应当叫我阿姨,我已经四十三岁了,女儿已经上大学了”蓝天深情地说。

“哈哈,这是今年春去杭州,我亲自采的明前茶。费事的很,先请茶农带我采,然后又请人家用最原始的方法炒。一个字:香”。陈雅棠兴致勃勃的拿着一个很精致的茶桶从楼上下来,他完全没注意到陈飞扬的脸色。

“蓝天呀!这可是我的宝,一般人我可不给喝,你是我的贵客。”说着,陈雅棠便开始熟练地为蓝天表演起茶道。

“大姐,我们甚么时候看我的画。”陈飞扬有点沉不住气。

“走。我们这就去看,你前面带路,要不在你家会把我走丢的”。蓝天很幽默地说。

“这孩子,你急什么?让你阿姨喘口气不行?”陈雅棠责怪地说。

在别墅的二楼有一间很大的画室,墙壁上挂满了父子二人的作品,而名为《在水一方》的蓝天的巨幅画像就挂在正中央,在铅灰色的背景衬托下,蓝天显得高贵而孤独,大眼睛里透着淡淡的忧伤。

“怎样?大姐。”陈飞扬有一点得意。

“说实话,阿姨不懂。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麽说你同意参展了”陈飞扬很是兴奋。

“谁让我和你爸是同学呢?”蓝天一点无奈样子。

“原来不是我画的好?”陈逸飞叫道。

在楼下,陈雅棠则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二十六年前的一个初夏的午后,年方十六的陈雅棠在学校的后花园忙着中考备战,突然一个穿白衬衫的小姑娘闯入他的视线,大大的明亮似泉水样的眼睛,白白的皮肤,轻盈得好似小猫样的脚步,这个女孩就是蓝天,他成了陈雅棠二十六年的一个梦。陈雅棠曾为她画了无数的画像,设想了无数种相遇,然而今天,他们以这样一种方式相见。很显然对于他的痴情,蓝天是一无所知的。而儿子的表现让陈雅棠有一些担心,特别是那幅画,儿子花了整整五个昼夜,表现出的认真,热忱都是前所未有的,而最初的命名竟然是《女神》,在他的极力劝说下才改成《在水一方》。这一切难道说明,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爱上了他老爸的梦中情人?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将如何面对。

蓝天是一个敏感而理智的女人,她明显感觉得要有事情发生,所以在离开飞凤园时她拒绝留下任何联络方式。虽然自己的生活像一潭死水,但从嫁给上官石的那一天起,她就暗暗发誓,绝不做对不起丈夫和孩子的事。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放寒假,上官燕如同一只快乐的小燕子飞回到母亲的身边,这个冷冷清清的家终于多了几分生机。蓝天领着女儿疯狂购物,看着漂亮健康的女儿,她内心充满了自豪甚至骄傲。上官石也收敛了许多,在女儿的眼皮底下,他十分的小心,生怕露出破绽。他会每天按时回家,一进门,就关掉手机。然而事情还是败露了。

年三十晚上,上官燕从背后抱抱在灶房忙碌的蓝天幽幽的说:“老妈,我和爸出去一会。你也不要忙了,看看电视,我们一会回来。”说完便拉着上官石出了门。

“这丫头。”看着父女两的背影,蓝天有一些疑惑。

父女两人开车来到黑漆漆的郊外,上官石小心翼翼的跟在女儿的后面。

“福福是谁?”上官燕猛然回过头来,用冷的能结冰的声音问到。

“褔福?我,我,燕子,原谅爸爸····”上官石结结巴巴的说“千万别告诉你妈妈,爸爸也是一时鬼迷心窍。”

“你是不是欺负我妈老实?。”上官燕愤怒地抓住上官石的衣领咆哮着“你必须和我妈离婚,知道吗?你不配和我妈一起生活,去找你那人尽可夫的贱货。从今后,我不是你的女儿,你也不是我的爸爸。”

“燕,原谅我。爸爸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老妈。”上官石流着泪乞求到。

“伪君子”上官燕轻蔑的说“今天你就别再回来了,别玷污了那个家,回来别怪我不客气。”

蓝天在家里看春节晚会,上官燕一个人回来了。

“你爸呢?”

“被他的一个朋友叫走了,今晚不回来。”上官燕偎在蓝天身边十分平静地说“正好咱娘俩钻一个被窝”。

“妈,您觉得幸福吗?”

“幸福呀!特别是有你这开心果。”

“你跟我爸呢?”

“我还真不知道,只知道很平静。”

“您恋爱过吗?”

“好像没有吧,不过好像大多数人都没恋爱过吧,你妈就这样普通。”

“有人喜欢你吗?”

“好像有,但不是时候。人一结婚就必须忠诚,不能背叛,这是尊重对方,也是尊重自己。”

“那假如对方背叛了你,你该怎没办?”

“那就离婚,放了别人也就放了自己”

······

这个年三十的晚上,上官燕依偎着母亲,泪水打湿了枕巾。从她记事起母亲一直那么的善良,高雅,镇定和从容,然而她怎麽会遇上这种事。而父亲也一直是她崇拜的对象,他是那么的潇洒伟岸,才华横溢,然而他却做出了那么令人不齿的事情。从她一回来,她就觉着爸爸有些异常,坐立不安,心不在焉,有时会躲到厕所看短信,而且手机始终不离身。今天下午上官石说有朋友请吃饭,她跟踪到了夜来香,而且听到父亲给任金福打电话。那一刻,他对父亲的崇拜和爱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仇恨。上官燕是个新潮的孩子,她不反对离婚,但她仇恨背叛。如果是父母感情不和,离婚,重组家庭,她会接受并送上自己的祝福。但现在这算甚么?这是对母亲的羞辱,对家庭的羞辱······。

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上官石也是彻夜难眠。他不知道明天是否应该回家,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蓝天,更不知道如何对待任金福。蓝天是一个刚强的女人,一定会和他离婚,而和任金福结婚是他从没想过的事情,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又将如何面对。最重要的是他必将失去,曾经宠着爱着并且引以为骄傲和自豪女儿。窗外爆竹声声,烟花满天,家家都是合家团聚,其乐融融,唯有他在独自黯然伤神。

天色刚亮,上官石便将辞职申请放在办公桌上他准被逃离这个城市。新年的早上,虽然是爆竹震天,街上却了无人迹。上官石木然地走在去车站的路上。然而,在火车站进站口,他看到了冷若冰霜的女儿.

"你必须办完离婚手续再走,我妈还要重新生活,你不能将她一误再误。”女儿的口气硬的像一块石头。

想到离婚后蓝天有可能重新嫁人,上官石的心隐隐作痛。然而他又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卑鄙贪婪,为什么一切都想占有。

“民政局初五上班,这几天我会做通我妈的工作,尽快和你离婚,我妈需要重新恋爱,重新结婚,我妈那么优秀,随便找个都会比你强。这几天你还去找你那贱货吧!”上官燕的话语如枪似棒冷酷的刺向上官石“从今往后,我叫蓝天燕,记住哦。上官燕已经死了。”

“燕,你怎么说话那么刻薄?”上官石有一点无法接受女儿说话的口气。

“刻薄?我妈待你不刻薄吧?你又是怎样待我妈的?你做那种事的时候想没想过我妈的感受?你吃我妈的饭,穿我妈的衣,干对不起我妈的事,你好伟大?对,所有的错都是我们母女的,你就不该和我妈结婚,不该生下我,我们也不会无端地蒙受羞辱。”上官燕激动地咆哮着,泪水在她的脸上恣肆横流,她的咆哮引来了路人的围观,上官石见状灰溜溜地溜走了,而上官燕却趴在路边的一棵树上嚎啕大哭。 突然,一个人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递上了一张纸巾。这个人不是别人,是陈飞扬,他十几年来有雷打不动的晨练习惯。今天早晨路过车站,上关父女两的争吵引起了他的注意。

上官燕擦擦眼泪,说了声谢谢,转身挤出了人群。陈飞扬也尾随而去,围观的人也在议论声中散去。

蓝天起床后发现女儿不在家,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新春来临,祝妈妈在新的一年有一个新的开始,新的人生。燕。”

蓝天笑了笑,梳洗完,开始准备年饭,各种菜肴都是女儿喜欢吃的。而对于上官石的除夕未归,她也不去多想,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孤独的日子。然而,直到十点钟,女儿还未回来,蓝天不禁有点着急。她打女儿的手机发现手机落在家里,于是她又打电话给上官石,上官是一听也慌了:"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深深的伤害了女儿,万一女儿想不通·····”,上官石不敢往下想。正在这时,上官石的电话又响了,是任金福打来,她准备乘早晨的航班回老家过年,问上官石可不可以陪同前往。上官石非常不耐烦地拒绝了她。他不顾一切开着车在各条街道狂奔,以至于连闯几个红灯,他希望能突然看见女儿那熟悉的身影,那怕女儿骂他也好,打他也好。

蓝天打开电脑,希望能从聊天记录中找到女儿的去向,然而,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特别是在大年初一的早上。在女儿的空间里,她看到了女儿昨晚写的日记:“······他曾经是我崇拜的父亲,他曾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偶像,而今,他是我的仇敌,他背叛了我亲爱的母亲,让我母女蒙羞。天怎么这么的黑,在这漫漫的黑夜里我还能相信谁?······”。蓝天含泪看完女儿的日记,她拨通上官石的电话咬牙切齿的说:“上官石,你给我听好了,你跟谁鬼混那是你的事,要是燕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会杀了你,我说到做到。”上官石接了电话半天也反应不上来,他把车停在路边心里想:“完了,一切都完了。女儿,老婆,家·····都完了。”

面对丈夫的背叛,蓝天顾不上多想,也没时间气愤,她唯一挂念的是女儿的安危。她在僻静的湖边,沟堰,树林·····,到处寻找女儿的踪迹,最后绝望的她来到秋韵园。冬天的秋韵园人迹罕至,冷冷的风打着口哨,卷着一片两片残叶在地上游戏,人工湖已经是白茫茫的冰湖,昔日的游船全反扣在岸边,一派萧条冷落。在一棵枝条飘飞的柳树下,她终于看到可怜的女儿,好似一片落叶,在风中抽噎着。而在她的身旁,一个男孩不停地为她擦着眼泪。蓝天默默的看了一会,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家。虽然日子过得很平淡,但对于丈夫的背叛,蓝天还是感到无比的悲凉,她木然的一遍又一遍的热着饭菜,她希望女儿一回来就有热饭吃。她在心里暗暗感激那个男孩,能在这个时候给女儿一些安慰,她也感激上苍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女儿能在这个时候和自己相依为命。

上官石在街上漫无目的瞎逛,他想给蓝天打个电话问问女儿的情况,但又不敢打,他害怕听见她的声音。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上官石回到办公室,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新年的祝福短信一个接一个,他无心去看,也无心回复。

中午时分,上官燕终于回到家。她婉言拒绝了陈飞扬的邀请,强装笑颜的回到家中,吃着母亲精心准倍的饭菜,她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蓝天坐在女儿的身边,轻轻地搂着女儿:“燕子,那是大人之间的事。妈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妈也经过反思,我可能至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你爸,自己可能没有感觉,你爸可能忍受不了。”“那他也不能找个妓女吧?”“散了吧!你就跟妈过吧!”

虽然蓝天是一个理智而镇定的女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流下泪。她的心中充满了羞辱和强烈的挫败感。

正月初六一大早,蓝天和上官石如约来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这是事情发生后他们第一次会面,蓝天消瘦而苍白,上官石则胡子拉碴,一脸倦容。蓝天平静的拿出所有的家底,上官石则目光低垂不敢正视,他像犯人一样低声地求道:“能不离吗?”“还是散了吧!”蓝天叹了口气。上官石表示放弃所有财产,蓝天只拿了存折,其他的包括工资本,房产证推给上官石,上官石又推给蓝天。民政人员看见他们推来推去生气了:“不离就算了,凑什麽热闹?一边商量去。”最后蓝天还是坚持只拿了存折。

从民政局出来,蓝天告诉上官石“正月初十,我们腾房给你。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了,也就不用受伤害了。”“对不起,蓝天。真的对不起。”上官石泪流满面地说。蓝天一挥手上了一辆出租。望着蓝天绝尘而去,上官时感到空前的绝望和孤独,“上官石呀上官石,你这个无耻的东西,你毁了自己的家,你伤害了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妻子,伤害了自己唯一的女儿,你自作自受·····”他想起了一句话:“离婚就是扒层皮。”

正月初十,蓝天带着女儿和自己的日常用品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四十二年的城市,离开所有的亲朋好友,离开了曾经的快乐和伤感······,在车开走的一刹那,她看见了前夫痛苦的脸,但这一切都不会成为她留下的理由,她会陪着她的女儿去面对所有的风和雨。

评论

  • 一介老白:淡淡的,一股忧伤的文字,漫延至我的心里!…
    回复2014-01-02 09:40